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人物

华创资本合伙人熊伟铭:投资人工智能更多是“体力活”

来源:互联网 编辑:荣荣

  每经实习记者肖达明每经记者岳琦每经编辑文多

  近年来,随着资本涌入变得越来越积极,也加速了人工智能应用落地的速度。

  华创资本,作为中国早期投资机构之一,曾热衷于新消费领域,而如今,人工智能已经成为华创资本的一个重要投资方向。按华创资本合伙人熊伟铭的观察,由于开发周期漫长、商业应用前景难以明确,资本的涉足需要足够的冒险精神——当然,他对该领域的商业价值保持乐观。

  创投机构究竟该以怎样的方式选择、甄别项目?《》记者(下简称NBD)在“2017未来科学大奖颁奖典礼暨未来论坛年会”期间专访了熊伟铭。

  熊伟铭 

  投资人工智能就像“买车”

  NBD:华创资本在人工智能领域上的投资方向是什么?

  熊伟铭:华创参与的人工智能方向上的项目分别基础设施以及应用。基础设施方面,边缘计算、云端加速、分布式计算方向都有所涉及。还有人工智能方向特有的“感知”部分,比如和图像信号相关的,激光雷达、ultrasound等等。

  如果只关心核心的话,由于人工智能的核心就是算法,那就没什么可看的了,研究者开发出算法,给有数据的公司去跑就可以了。但是,什么能够捕捉更多的数据,来提供给算法使用呢?这里就有VC的机会。

  NBD:人工智能这种方向的创业,技术门槛是非常高的,那么相对于其他类型的创投,人工智能方向的项目在项目挖掘、判断上有没有什么专属特点?

  熊伟铭:其实纯技术的方面是比较好判断的。这就跟买车一样,有硬指标可供参考。但生鲜电商或者Uber这种类型,就有一大堆的因素难以确定。因此,难的反而是你能否捕捉到足够多的公司,这更多是体力活。

  还需要注意的一个因素是科研周期,有些项目的技术已经孵化了很久,比如无人车,行业都已经存在8年了,但是获取收入和回报仍然是问题。科研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导致项目前期孵化时间长。早期的时候甚至没法投,因为谁知道猴年马月能出成果?很多项目2009年左右就在孵化,接近商业化路径才拿出来找VC。单看2009年,那时候我们肯定是去投美团那种类型的。

  商业判断难于技术筛选

  NBD:华创资本是看到了人工智能在目前呈现出的商业化图景才开始行动的?

  熊伟铭:其实,这样的技术不去深度学习是很难理解的。但当大家已经可以确定无人车会变成真的,就有了信心。国内投资人其实早期还是经历了一些技术至上项目的挫折,很多都失败了,大家其实还是比较保守的,会去怀疑。

  现在看来,(无人车)可能是真的,我认为就算乘用车还需要很长时间,但许多商用车,包括卡车、拖拉机、规定范围内的巡逻车、低速运行的摆渡车等等,这些都是短期可能变现的机会。

  NBD:一个创业方向形成,变成热门之后,很容易出现项目多却良莠不齐难以挑选的情况,就人工智能方向来说,如何辨识优劣?

  熊伟铭:科技项目容易找到硬指标,比如创业者的资历,产品的技术指标等等,这个方面的判断很简单,难的是它的应用。你是投了一座实验室,还是确实有商业前景在?比如医疗产品,我们就可以去调研有多少医院在对产品进行测试,覆盖情况,商业路径是否清晰等等。

  而且,商业的层面很微妙,你的技术产品是抢了别人的奶酪,还是自创奶酪?会不会遇到传统行业各种规矩的抗拒?是不是符合用户习惯等等,都要考虑。所以商业化的部分是非常复杂的。

  不能低估90后创业者

  NBD:神奇百货的90后老板破产,小黄车90后创始人成年轻富豪,您怎么看待90后一代创业者的优势和劣势?

  熊伟铭:其实90后已经很大年纪了,对于创业,二十七八岁是挺好的年纪。又折腾得起,又有一些积累和阅历。不过,个人的成熟度和年龄还不一定一一对应,有些90后比70、80后还成熟。虽然可能他请人吃饭不会买单,情商方面可能需要加强,但他在做事情的时候知道怎样管理团队,在这一点上不能低估90后。

  NBD:在创投机构和创业者的关系问题上,星空琴行的案例在圈内广受热议,您认为投资机构该如何平衡对投资标的的风控监管和企业的自主权?

  熊伟铭:VC最多是副驾驶,不会去抢方向盘,我抢方向盘我就不会去投他。如果自己开车,我只能一次开一辆,但我投资的话我可以同时坐好几辆车。

  面对星空琴行这样的项目,要有退出意识。你在酒吧见到一个美女,没过几天去领证,结果一见父母觉得越来越不对,那就该离婚。虽然这个举例不太合适。但投资方面,我们一下子投大量的公司,能投肯定就能撤。而且星空琴行前几年发展得不错,我猜应该是有不少退出的机会。